“熟悉的陌生人”有了新画像

文章正文
2019-02-28 07:57

  边纪红制图
  (新华社发)

  优先保障
  商海春作(新华社发)

  快递员们在分拣包裹。
  翁奇羽摄(人民视觉)

  等快递、收快递、发快递——对于许多城市居民而言,快递员已成为几乎每天都在打交道却不甚了解的“熟悉的陌生人”。

  2018年,中国快递业务量超过500亿件,全球第一;快递员的规模也已达到300万人以上。快递员们的工作生活状况如何?收入处于什么水平?国家邮政局近日对全国31个省份、6000名快递员的基本状况进行了调查,给快递员绘制出一幅“肖像画”。

    

  “80后、90后”成为快递员主体

  ——“双11”期间,快递员平均每天工作14个小时左右,超过80%的快递员每天派件数量超过200件

  “每天6点10分起床,6点40分就要到公司签到,晚上8点半快递打包后下班,期间只有中午吃饭能休息10来分钟,节假日也正常上班。”“80后”李师傅在快递行业已干了两年,谈起自己的工作,他表示很辛苦,主要是工作时间长、工作量大。

  国家邮政局的调查显示,“80后、90后”构成了快递员队伍的主体。快递员群体的整体年轻化,是快递基层工作繁重所带来的影响之一。

  平日里,李师傅一天要送160-170件快递包裹,碰到“双11”快递爆仓的情况,包裹数量会翻2到3倍。

  像李师傅这样的快递员并非个例。根据国家邮政局调查,“双11”期间,快递员平均每天工作14个小时左右,最高达19个小时,超过80%的快递员每天派件数量超过200件。

  面对繁重的末端配送压力,近年来不少地方开始尝试智能快递柜、驿站等新型配送形式,但其在覆盖面和设计上显然还有待提升。李师傅负责配送的区域目前还是以上门送货为主。“现在智能快递柜是多了,但包裹多的时候柜子都是满的,体积不合适也放不进去,只能挨个送上门。”李师傅说。

  除了工作强度大,还由于交通工具等因素,风吹日晒是快递员不可避免的。据调查,电动三轮车是快递员的首选交通工具,目前很难有替代产品,在一线城市中,广州、北京快递电动三轮车使用率较高,分别为87.2%和84.42%;上海主要派送工具为电动自行车,使用率为70%。

  已在北京待了多年的苗师傅说道:“干快递挣的是辛苦钱,冬天最冷的时候,也得开着三轮车一直在外面跑。‘双11’忙起来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,都是趁着人少的时候赶紧吃两口。遇到雨雪天气也要正常送货,还得担心包裹湿掉后破损,需要做好保护措施。”

  “万元薪酬”并不普遍

  ——尽管业务高峰期快递员的收入普遍提高,但大部分也不超过万元

  近年来,“某快递员月入上万”等消息频繁见诸网络,很多物流企业招聘信息中给出的薪资待遇也颇为诱人,有的招聘信息中甚至直接打出“薪资8000-12000”的字眼。在很多人看来,快递员似乎成了一个高薪行业。

  “公司只有个别人月薪能超过1万元,基本上都在六七千元左右,这个是要根据我们寄件和发件的数量来决定。”苗师傅说。

  调查显示,多数快递员的月收入仍然在5000元以下,尽管在“双11”期间快递员的收入普遍提高,但大部分也不超过万元。对于不少干快递的务工者而言,这是一个比上不足、比下有余的收入。“收入并不算高,但是比较自由,不像在工厂干活。做快递,想多挣点我就使劲接单,具体怎么安排我有一定的自主权。”顺丰快递员陈师傅说。

  对于快递员而言,客户不理解是其面临的主要压力。李师傅直言,在平日工作中,会遇到一些态度比较差的客户,沟通起来很困难。“送货量大的时候,时效很难保证,一些客户会催单,让我承诺在几点前送来,确实很难协调,如果有客户投诉到网点,公司会对我们进行较严重的处分。还有一些特殊情况我们只能自认倒霉,比如客户提出包裹破损需要赔偿,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,可能是运输途中损坏,也可能是发件方的问题,碰到这种坏件,我们只能自己赔偿损失。”李师傅说。

  根据国家邮政局调查,快递员的主要压力来自多方面,包括工资福利低、客户不理解、工作时间长、社会认同感低、快件难送、升职难等。从职业感受看,35.8%的快递员认为这份职业有前途,值得干下去;43.35%认为还需要干一段时间再说;20.85%明确认为目前只是过渡,以后还会跳槽。

  对于未来职业规划,李师傅和身边很多同事都表示,打算继续干几年,积累点工作经验,多为家里攒些钱,同时也希望人们对于快递员的工作有更多的理解和体谅。

  给快递员送上“服务包”

  ——北京市拟为快递员提供2400个租赁房源,上海提供专享基本保障

  工作在外,家庭是快递员们放不下的牵挂。调查显示,76.31%的快递员来自农村,15.89%的快递员来自县城,仅有7.8%来自城市。66.15%的快递员已成家,61%有儿女。23%面临“子女留守”难题,每3个月能见孩子一面的只有31.7%,半年甚至一年才能见孩子一面的占近70%。

  “肯定是会想念孩子的,但家里的收入来源主要靠我,出来工作工资能高一些。”苗师傅的老家在农村,孩子们都在老家,由于工作忙、节假日休息时间少,平日里很难见到孩子一面。老家在河南的李师傅也是如此,碰到忙的时候过年也不回家,和家人的沟通主要靠视频和电话。

  谈起在北京的生活,李师傅直言,由于公司不提供住宿和餐饮,每个月的收入里还得固定扣除这两项开销,平常能省就多省些。

  刘师傅也在北京一家快递公司工作,他表示:“我们公司算比较好的了,会有五险,但还没有住房公积金,公司也不提供宿舍。”

  针对快递员工作、生活中面临的诸多问题,近来多地开始采取针对性解决措施。日前,北京市为快递员送上了专属“服务包”,主要涉及快递服务人员职住平衡、健全完善快递行业劳动保障制度、加强末端配送基础设施建设、营造温暖规范的职业发展环境等。其中在职住平衡方面,北京市将帮助一批快递员工解决宿舍问题,提供2400套(间)租赁房源(含续租、新增)作为快递员工宿舍。根据《北京物流专项规划》,按照一定比例规划建设一批只租不售、统一管理的快递员工集体宿舍和配套设施。

  上海市日前出台快递员等灵活就业群体工会会员专享基本保障政策,专享的四类保障范围为:住院补助金、特种重病保障、意外伤害和重残保障、疾病身故保障,个人最高保障金额达9.08万元/年;江苏省着力破解快递末端配送难题,推动各地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规范通行,目前苏州、盐城、扬州等多地快递员均可以正常使用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投递快件;吉林省将推进快递员关爱工程、提升从业人员幸福感和获得感作为邮政业贴近民生七件实事之一,通过健全内控制度,落实服务质量标准要求,遏制“以罚代管”行为,减轻一线员工负担;河北省采取针对性措施加强快递员(投递员)权益保护等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目前快递行业还存在不少挑战,但长远看,随着智慧物流的发展以及配套政策的落地实施,快递员所需职业技能会越来越高,担任的角色将更加重要,保障水平会不断提升,工资待遇也会有所提高。

(责编:白宇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—— 推荐 ——